在现实生活中,有这样一个群体存在着。他们从四五岁到八十多岁不等,男女老少都有。在他们那或麻木、或凶猛、或痴或躁或哭或笑的背后,往往藏着一个个令人心酸的故事,一个个不对外开放的灵魂。福柯说:“疯癫在人世中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符号,它使现实和幻想之间的标志错位,使巨大的悲剧性威胁仅成为记忆。它是一种被骚扰多余骚扰的生活,是一种荒诞的社会骚动。”面对这种“错位”,精神病人无法承受作为一个正常人的生活,人间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地狱。对正常人而言,则是难以介入精神病人的精神世界,他们是否在自己的疯癫中找到了慰藉与快乐,我们就更是不得而知了。——节选自《真实镜头:精神病人的悲剧世界》一文